追蹤
紙飛機公益劇團 紙飛機的天空龍珠
關於部落格
三歲發燒罹患癲癇,求助八方十二路神無解境始孤注一擲[開腦]後,開展心歷路程、踏出清溪綠野陽光,擷取色彩繽紛的天使生活。 (成立紙飛機公益劇團投入弱勢族群)
  • 842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靈靈,地靈靈-「探討八家將」(第九屆大武山文學獎「報導文學佳作」)

一、揭開神祕的面紗-八家將的起源: 時間:98年4月18日晚上8點左右,第一次拜訪廟公阿海師了解八家將的起源 地點:屏東五靈堂 第一次見面阿海師拗黑的臉一直掛著靦腆的笑容,熱心的招呼我們,他從小學六年級就接觸學習八家將,現已年屆五十,在屏東市地區可說是「家將達人」。 屏東「八家將」的傳入: 一、源自於臺南「白龍庵」(委員會分為兩派,一派是官方勢力,即政府公務人員勢力組成,另一派則是民間團體勢力組成,由於民間勢力較薄弱經常被打壓,旋其後分支派獨立自組名為「西來庵」)。 二、高雄縣旗山鎮旗尾地區之「五福大帝」,係最早來自於「白龍庵」所分出勢力,始有「八家將」陣頭。 三、屏東縣里港鄉公所清潔隊員綽號「仙仔」鄭水山(已歿),至旗山鎮旗尾「五福大帝」祈求神明時八家將降駕,「仙仔」即自鼎爐「分火」帶回里港鄉成立「五龍殿」,自此「八家將」陣頭正式傳入屏東。 四、目前屏東市(占大多數)、鄉、鎮所有之「八家將」陣頭,均源自於里港鄉「五龍殿」。 據日治大正五年(民國五年)臺灣總督府統計,「五顯大帝」廟全臺灣臺北、宜蘭、新竹、臺中、嘉義、臺南各一間,當時並沒有記載「五福大帝」廟。但到了民國四十八年全臺灣重新調查統計,「五顯大帝」臺南市、臺北縣、宜蘭、彰化、嘉義縣各有一間,卻有了「五福大帝」廟的記載,分別在臺南市二間、彰化縣一間及高雄縣旗山鎮旗尾有一間,總共只有四間。而高雄縣旗山鎮旗尾的「五福大帝」即有「八家將」陣頭的出現,據已故屏東縣里港鄉「五龍殿」創始人鄭水山追溯,「八家將」陣頭源自於臺南市的「白龍庵」,時為日據時代因牽涉「焦巴尼抗日事件」,在藏匿「抗日名單」之過程,因而分出「西來庵」及「五福大帝」,而高雄縣旗山鎮旗尾的「五福大帝」,即源自該「白龍庵」分出之「五福大帝」,約於民國60年左右,屏東縣里港鄉公所清潔隊員鄭水山(屏東縣八家將界尊稱「仙仔」),即自高雄縣旗山鎮旗尾白龍庵的「五福大帝」「分火(靈)」而設立「五龍殿」,「八家將」陣頭自此大量傳人屏東,與屏東市原本即有「八家將」的大埔「北極殿」、「慈正宮」兩寺廟分庭陣,時每個「莊頭」幾乎都有「八家將」,大約於65年至70年係屏東「八家將」鼎盛時期,「八家將」陣頭一出起碼2、30人,面子十足又能帶動熱鬧氣氛,惟「八家將」陣頭費用少則5萬元多則1、20萬元,而且檳榔、煙酒、涼水、餐飲等雜支費用更大,最難接受的是成員在當地滋事,主家疲於應付、安撫,因而逐漸捨去改請其他陣頭,70年後各地「八家將」因無法負擔龐大的花費逐漸凋零解散,75年以後之廟會已甚少看到屏東的「八家將」,偶爾亦係向外地聘請,而屏東市「北極殿」、「慈正宮」之「八家將」亦相繼解散,目前屏東市僅剩歸來五龍殿尚有「八家將」亦將走上解散之命運。「八家將」辦理「陰間事」頗為靈驗,在民間敬拜神明之中占有其相當的地位。早期所知「八家將」出巡時,沒有神尊,而是挑著目前廟內主壇兩邊的「神龕」。 「陣頭」是台灣廟會的一大特色,這些陣頭多是信徒為了向神明還願,或為祈求平安而請,絕大部份都是耍技逗趣。但是有一種陣頭,卻與一般耍寶性質的陣頭大不相同,以一種嚴肅神秘的舞蹈來吸引群眾,那就是陣頭中最引人注目的「八家將」。 講到八家將的由來,一般都認為與五福大帝有密切的關係。或說是五福大帝的部將,或說是五福大帝所降服的海盜。不過可不是五福大帝才有八家將,舉凡五府王爺,媽祖,城隍,關帝都常見到八家將的陣頭。所謂五福大帝,其實就是五方瘟神,也就是青袍顯靈公春瘟張元伯,紅袍宣靈公夏瘟劉元達,白袍振靈公秋瘟趙公明,黑袍應靈公冬瘟鍾仕貴,與黃袍揚靈公中瘟史文業,合稱五靈公。五福大帝與五府王爺的傳說,其實大有淵源。 八家將所謂八家,指的就是甘、柳、謝、范四大將軍與春、夏、秋、冬(何、張、徐、曹)四大帝君。四大將軍是八家將的主角,四大帝君則是配角,但並不限於這八位,有時會有一些不重要的龍套角色。 八人中甘、柳將軍位於陣前,外手持扇內手持戒棍,負責執行刑罰。甘將軍臉畫章魚足形目,柳將軍臉畫紅黑陰陽目。范、謝將軍就是在『廟會』這首歌中『范謝將軍站兩旁,叱差想當年』的范謝將軍,也是一般人熟知的七爺八爺。謝將軍即是七爺謝必安,也就是白無常,戴長帽,上書『一見大吉』,臉畫白底黑蝙蝠,吐長舌;范將軍即是八爺范無救,也就是黑無常,頭戴圓帽,黑臉白睛,左握方牌上書『善惡分明』。四大將軍是八家將的真正主角,進攻時走『七星步』,圍捕時擺『八卦陣』和『踏四門』。 春夏秋冬四大帝君,負責拷問犯人,臉上分別畫的是龍鳥虎龜四種動物,是八家將中的配角。 八家將陣頭的內容大致上是:主神下令-文差接令-武差傳令-謝范捉拿-甘柳刑罰-四季神拷問-文判錄口供-武判押罪犯。這套巡捕的方式,有學者認為是清代縣署巡捕組織的神格化。   因為許多資料顯示,台灣最早的八家將,是由台南府城的「白龍庵」所發展出來,他的主神就是福州籍官兵所迎來的「五靈公」,後來漳、泉民眾為祀奉方便,又從白龍庵另迎神位至「西來庵」,日據時期因發生西來庵抗日事件,遭日軍封鎖並禁祀,民眾復偷偷迎出改稱「五福大帝」祀奉,其後逐漸南傳高、屏,並經嘉、雲而漸次北傳,至今約有一百多年的歷史。雖然許多廟宇,如城隍廟、王爺廟、地藏王廟、嶽帝爺廟等等,都有「八家將」團的依附,但基本上,他們都是由「五福大帝廟」所衍化而來,這一發展的軌跡,可以視作八家將「角色擴散」的結果,而正好與八家將信仰由南北傳的社會現象,及其本土化信仰的特性有一致的因果關係。 二來、八家將的組織與操演 時間:98年4月25日,第二次拜訪阿海師 地點:屏東五靈堂 「八家將」雖名「八家」,實際上成員頗不一致,有4人或6人成陣,8人、10人、12人成陣,演變至今甚至16人、32人成陣的都有。所以有些團不稱「八家將」,而稱「什家將」,更有改稱為「家將團」,以涵蓋所有的陣團。不過,民間習慣上還是都稱作「八家將」,主要是他的「主角」還是八家,這和前述的來源傳說與歷史典故有關。 所謂「八家將」基本的成員是指甘、柳、范、謝四爺合稱「四將」;春、夏、秋、冬四神併稱「四季神」,加起來合稱「八將」,而組織結構較為嚴密完整的為13人陣,即:(1)什役(2)文差(3)武差(4)甘爺(5)柳爺(6)謝爺(7)范爺(8)春神(9)夏神(10)秋神(11)冬神(12)文判(13)武判。他們的發令程序大致是:主神下令---文差接令---武差傳令---范謝捉拿---甘柳刑罰---四神拷問---文判錄供---武判押犯。 八家將的裝扮大致是頭戴盔帽,身穿戲袍(外手在肩上,內手在腋下),腳著草鞋(套襪、繫鈴),外手執扇(黑、白、紅、花皆有)、內手拿法器,再配上一個五顏六色的大花臉(事實臉譜的畫法有典故和儀制定規),這就是他們常見的模樣。操演之前的家將,都需先行化裝,即所謂「開面」,開面之後就不可以吃葷,也不能隨意交談、說笑,以免遭神譴。當陣勢排開以後,也就是操演開始,所有成員都搖頭晃腦、瞠目怒視,左右擺動、威風凜凜。這時特別忌諱「閒雜人等」亂竄接近,尤其更嚴禁婦女從中穿過。 早期「八家將」操演的主要內容於擒拿罪犯,因此有攻擊、有圍捕,行進時必走「虎步」(即八字步),擺動雙臂和法器,以製造威勢、壯大陣容,產生震嚇之功;法器包括:令牌、魚枷、蛇棒、戒棍、火盆、木桶、鋸刀、法扇、黑旗、瓜錘等;至於圍捕陣法則有「踏四門」、「走七星」和「八卦陣」等。因而演變成時下「八家將」陣頭出現在廟會的走步概分為「官差步」、「戲曲步」及「兄弟步」三種,其中「官差步」著重於官差中規中距一板一眼的形式表達。「戲曲步」著重於誇張的動作,融入歌仔戲曲的神韻,結合力與美呈現幽幽之神明。「兄弟步」凸顯民間憨性土直風俗,擷取黑社會或土匪的兇悍勇猛一面,標榜義薄雲天豪邁之氣勢。而「八家將」與其他神明打招呼(拜禮)之跳步概分為三種:「跳三川」、「跳四門」或稱「跳四梅」(因自泉州與漳州流傳口誤所致,無可考)、「跳七星」及「跳八卦」(目前已失傳、非常隆重拜禮才會擺出七星與八卦)。 在台灣,八家將操演的重點戲係由范、謝將軍(即七爺、八爺)執行捉拿,甘、柳將軍執行刑罰,再由四季大神拷問。八家將在信仰意義上,具有刑求妖邪的權威,是勇猛威武的陣頭。但近年來有不少的八家將陣頭,已經由不良組織、角頭、黑道操控,更常吸引涉世未深的少年加入,並在廟會之餘,有鬥毆、使用毒品等犯罪事項,八家將由傳統藝術文化逐漸質變為犯罪團體,部分台灣黑道組織與廟宇也藉此陣頭擴大組織。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八家將都對社會帶來不良影響,近年來許多八家將團體也致力於民俗的推廣。 三、幫派與青少年的加入 八家將其實是非常嚴肅的陣頭,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擔任。只是今天宗教商業化的結果,使得八家將成員的素質大不如前,儘管如此,演出八家將的人,都還是兢兢業業,即有可看性。 八家將是台灣民間宗教信仰的一部分,由於其重視腳步的變化,並將宗教、臉譜藝術、國術等全部融合在內,所以在許多迎神賽會的陣頭中,八家將都是最威風、也最吸引人的。但是現在他們卻面臨了活動本質轉變,受社會鄙視的困境,其原因與下列幾點有很大的關係。 1、參與者多為中輟生 參與八家將的多為血氣方剛的青少年,而且這些青少年在學校中也多半是不受重視的「邊緣學生」或是中輟生,因此八家將也常引發不少社會問題與教育問題。許多中輟生之所以會加入八家將,目的只在於覺得威風神氣,而不是真正想繼承家將的傳統,因此反而壞了家將莊嚴的風氣,造成社會對八家將有所誤解。 2、幫派介入: 現在有很多人都把八家將當做是不良少年聚集的場所,因為很多幫派組織會吸收家將成員或中輟生,由於青少年血氣方剛、容易受人唆使,因此有許多青少年圍毆流血事件都跟八家將幫派有關,造成社會上對八家將留下不好的印象。 3、許多家將團已缺乏嚴整的紀律: 由於上述兩種情形交互影響,使得如今八家將成員多半是紋身者,開面後常見抽煙、嚼檳榔、講粗話,或成群結隊的嬉鬧玩笑、看電子琴花車表演,不喜歡讀書的青少年、學童將他當作逃避課業的庇護所,法器戒具當作耍狠的行頭,甚或與乩童、靈媒混為一體,當街起乩砍得滿面鮮血……,這些都和他的「神將性格」格格不入,給一般人留下不良的印象,而降低了他在民俗文化的藝陣地位,造成這些脫軌行為主要的原因,恐怕還是在於承傳過程中,認知基礎不足所致。 4、社會對八家將組織不瞭解: 由於八家將團體本身帶有濃厚的神秘色彩,不論是操演時跳的步伐或是開面後神秘、令人敬畏的臉譜,都是使的社會大眾無法清楚的瞭解八家將組織的原因,使的社會大眾不敢深入的了解其組織,而造成偏見。 四、八家將的禁忌 時間:98年5月9日,第三次拜訪阿海師 地點:屏東五靈堂 八家將的禁忌是所有陣頭中最多的一種,演出者禁忌多,觀眾也有禁忌。操演之前八家將化妝稱為「開面」,開面時不能有婦女在場,若是臉癢,則有竹籤之類的器具輕刺癢處。觀眾更不可以指指點點,拍照時不可太近,以策安全。另一位廟公耆老更詳細的說:1:因為扮演 神,出將前七天得要吃素。2:出將時不可喝酒、吃檳榔、抽煙和去觸碰女生。3:臉譜打好後,出去不得說話,要盡到扮演 神的本分4:出將時看到喪家要遮臉(扇子),不得讓孕婦靠近5.出軍時不得讓孕婦靠近 6.不可食五毒(蠍子.蜘蛛.蛇.蟾蜍.蝙蝠.牛、蛇)等等...禁忌7.出軍前三天要齌戒沐浴,住廟裡。8.家有喪事者不能參加。9.出軍三天前禁女色。10.不得脫隊、隨便蹲踞或嬉鬧、也不能隨意交談、說笑。11.路過天橋下時橋上需淨空。但現在年輕家將不把禁忌放眼裡,只算是表演,無信仰可談。 伍、我所知道的現況 時間:98年5月30日,第四次拜訪阿海師 地點:地點:屏東五靈堂 近年來,若干青少年參與八家將陣頭活動的相關報導,反映了廟會活動與青少年的關係相當緊密。在農業社會時代中,原以成人為主要成員之家將團,如今演變成參與將團表演者多以國、高中的學生為主,少年在將團表演中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也從中獲得自我的成就感。現今傳統陣頭社團成員的素質參差不齊,更有社會惡勢力的介入,引發的諸多社會現象與問題,如家將團成員與人有衝突、集體鬥毆、械鬥、逃學逃家、幫派介入等,不但失去原有陣頭的功能與任務,同時在宗教活動中也突顯出青少年問題日益嚴重。與其禁止少年參與陣頭的活動,不如將他們導正於規範系統中,使其能朝正向的發展,讓少年一方面有宣洩體力及情緒的管道,另一方面又可傳承與學習傳統民俗技藝。 阿海師說;某些參加陣頭的年輕人打架鬧事,問題在於陣頭團體環境等人為因素吧,問題也不在神或陣頭的本意,錯的是人為,這些少年參加陣頭主要是為了尋求認同感,因為平時沒人會注意他們,只要陣頭表演時才有機會表演給人看大家才會注意,某些少年參加陣頭只是為了耍帥並不是真心為神服務,或者誤入不良團體而變壞,如果環境本身也惡質自然就不會學習到神的善良精神,當然啦也並非每位參加陣頭的都是壞孩子啦,我也有幾位朋友的孩子書讀的不高很愛玩有參加陣頭但也沒多壞人也滿善良的,所以也請不要誤以為整個陣頭成員都是壞孩子,以前陣頭環境多是單純人去表演的,但為何現今陣頭環境為什麼會變的很差?原因太多,是結構性問題導致的吧,希望政府或社會有心人心還不如就介入輔導管理,淘汰真正較不好的團體,讓逐漸變質的廟會陣頭轉變。其實參加陣頭的青少年不管是好人或壞人,本意也都是單純的興趣,只不過某些青少年被某些不肖人士帶壞和控制加入黑幫而導致越來越壞。屏東警察局有和本地大廟慈鳳宮合作辦八家將比賽,參與的團體都必須要守記律,從比賽中學習真正的八家將陣頭精神,讓青少年了解參加陣頭並不是為了耍狠!!!也希望有更多有心的正派人士能學慈鳳宮那樣做,藉機會把不肖人士趕出廟會陣頭組織,讓廟會陣頭回歸原本正統善良的一面,也讓有心學陣頭的人有清新的環境去學習!!! 政府和社會部份人士長期以來對廟會陣頭用[低階級][一定是壞人]...等觀念去看待,導致就算有善良中產階級的年輕人想去學,但因為社會會〔歧視參加廟會的人〕和〔廟會陣頭環境越來越差〕而放棄去加入!!〔廟會陣頭本身因素〕加上〔政府社會部份人士的一些觀念強壓在廟會陣頭身上〕...等因素都該負責,我本身愛看廟會陣頭我也恨一些不良少年破壞廟會形象,我也恨社會一直用刻板映像去矮化廟會,但問題是錯的也不是廟會陣頭本身,錯的是[人(ps:不良少年等)]! 我講的那些青少年中,約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本身非常不良有做許多不好的事如吸毒殺人放火等!!!第二種:不一定會吸毒或做殺人放火的事,但是很愛現很自大,誤以為叫囂、吃檳榔亂吐、髒話連連或擋路這樣做會讓旁人羨慕,誤以為這樣很帥,就是以為自己是明星的意識,但確讓旁人討厭或神明震怒而不自知!!! 如果是第一種人就該嚴厲譴責,如果是第二種人就稍微可憐他們吧~~~哈哈 基本上廟會陣頭除了有宗教意義外(PS但多半只是象徵性意義而已),也有單純表演意義存在,跟乩童靈媒之類是有些不同,在現今社會因為廟會越來越嘉年華化,所以廟會陣頭表演性質成份遠比以前更重了,許多陣頭也可以在非廟會中表演就可看以知道了。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加上社會結構性問題導致廟會陣頭其成員來源較複雜,而且參加陣頭雕刻神明變成只是[拼面子][耍帥]而已,自然而然對神的敬意就越來越低了,導致某些陣頭出現不良問題 。陣頭也有分〔職業〕〔非職業〕,通常較職業的陣頭如〔八家將〕〔官將首〕等成員環境是最複雜,不過也有某些少數較堅持正派的團體其複雜程度較其他團體低,但假如以較溫和的〔素蘭陣〕〔跳鼓陣〕〔哨角團〕或某些醒獅團...等較單純,或許較吸引不了年輕人,所以變質出不良問題的的情形較〔八家將〕〔官將首〕少很多。而其他非職業的陣頭,其背景多是地方信仰中心公廟或較不複雜廟宇神壇組織組成的,不肖人士較不易完全掌控,所以這類非職業性的陣頭出不良問題的機會較某些職業性陣頭低。或許有些話開板的不認同,但我沒惡意只是說出我的觀察。傳統藝陣相遇,〝拼場〞是增加熱鬧度、展現功夫的精神,但年輕人卻忽略了扮演家將的禁忌,在不服輸的心理下,轉而以暴力回敬對方,這是不對的。跳家將、官將首的人大多是血氣方剛的少年,會打架是因為他們的心浮躁愛耍帥。打架本來就不對,也是教義裡嚴格禁止的。年少輕狂的少年不懂事。況且還...扮神。我也有遇過人很好善良的人去學的,也有大學生,但比例較少就是了。會管理的八家將團其團主不亂來,會教導團員做人做事的道理,而不會管理的八家將團其團主根本不管或本身也很糟,所以團員素質越來越差,社會許多因素...等關係導致學八家將的以那種你說的不讀書的年輕人較多數是真的,但是近幾年或多或少有在改變改善一些啦。 隨著社會越來越重視這種民俗,相信以後政府社會介入輔導的情況會越來越多,所以八家將陣頭環境應該會改善才是。當然現在素質還是良莠不齊,但跟好幾年前比多少在進步了。很多年輕人學家將,很大原因是得到認同感,在學校這些人都會被老師歧視和不關心,所以自然而然會去參加八家將或黑道,因為裡面有人會關心他們,有就是跳八家將有人會看,所以會得到學校得不到的成就感,一般跳八家將的成員跳八家將多只是興趣啦,平時也有在打工工作,我就有遇過幾位早上在打工而晚上讀夜校的靠這賺錢會餓死。 相信多數父母也不希望孩子去參加八家將,因為環境良莠不齊,所以就算好學生想去參加,父母也會反對,加上八家將團素質良莠不齊,雖然草根不代表就是壞孩子,但某些好學生就是不習慣,所以也就打消參加的念頭。所以現在就要靠政府社會或地方公廟角頭廟有心人士協助,還不如在一個里的地方信仰中心由里長或地方有心人士出面成立八家將團,以興趣傳承文化的角度成立八家將團,讓有心的少年加入,而里長或地方有心人士也順便教導學生做人做事道理,這樣就能減少青少年加入到素質較差的八家將團而導致越來越壞的負面情形。我發表以上言論,我也是盡量以客觀角度去看待,只能希望啦,政府社會或地方正派角頭廟公廟有空時能多輔導這些陣頭發展,能多關心就有機會減少社會問題。 六、我讀『青春年少八家將』一書有感 時間:98年5月16日 八家將是臺灣廟會活動當中頗受矚目的民俗藝陣。八家將猙獰的面貌看起來莊嚴神祕,展演的動作顯露出威嚇氣勢,常常吸引大批民眾圍觀。八家將的任務是鎮妖驅邪,護衛眾生。然而今天,許多人卻對八家將避之猶恐不及,彷彿他們一卸下裝扮,就會變成妖魔鬼怪——因為媒體時時報導八家將少年逞兇鬥狠的事件,讓人產生錯覺,而將八家將與黑社會搞混在一起。 作者曾經輔導過一名中輟生,才十二歲的他,已經是八家將成員。雖然能夠同他建立友善的關係,讓他承諾在學校絕不挑釁鬧事,卻沒能讓他脫離八家將的圈子,因而傷透腦筋。他自幼就因為父母失和,享受不到家庭溫暖。由於雙親的漠視,再加上同學的排斥,讓他失落了自我的價值。然而,他卻在家將團裡找到自我認同,因為家將團有欣賞他的同伴,而且他還能夠靠出團的紅包養活自己,不必再依賴父母供給的金錢和外界的援助。也可以說,家將團提供他早熟的環境,而他也把家將團當成了生命的舞臺。 「老師,明天我們要出團,你要不要來看我表演呀?」每當他跟我說這話時,總是喜形於色,不再是一副病懨懨的模樣。人生是一條漫漫長路。作者擔心:有朝一日,他必定不會滿足於出團時的微薄收入,這時候,他又該如何去尋找下一座生命的舞臺? 與家將團相形之下,家庭和學校反而成了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處所。雖然作者請教育局的專業輔導員來協助關懷,依然無法增強他求學的意願。他升上國中沒多久,國中的輔導室就來探究他小學的就學狀況,因為他再度輟學了。 八家將對他居然有那麼大的吸引力!作者實在不敢相信,忍不住偷偷跑去看他練習跳八家將,驚訝地瞧見他正比手劃腳,口沫橫飛在指導新進的團員,儼然一副「大師兄」的模樣。眼前的情景頓時令人感慨萬千,因為學校真的無法帶給他這樣的成就感啊! 於是,作者想到要用故事來傳達心中的期望。 學校有教育的理想,社會有謀生的現實,兩者之間如果失去家庭這一座橋樑,還有誰能引導學生從學校安然邁向社會?如果他生在一個正常的家庭,還會跑去擔任八家將嗎?八家將的道路會不會埋沒了他的人生?那一陣子,我常常在想:如果家將團能夠成為他磨練人生的教練場,有朝一日,他必定還能夠再尋找到另一座生命的舞臺。 這是一本值得推薦大家看的一本好書,尤其是現正加入將團的青少年,靜下來閱讀參考一下吧! 七、誤解,殺很大 台灣民眾其實對於八家將一事相當不了解,包含媒體工作者,八家將他只是陣頭中一個單一項目名稱,並不是每個陣頭都叫做八家將,常常一堆人莫名奇妙在路上看到神明進香遶境,就說 ;我今天在路上看到表演八家將呢。他們已經把八家將當作是廟會的一種了,原因很簡單;「八家將」名字聽起來比較威嚴而且又好記,常常只要廟會發生打架鬥毆事件,很多民眾、媒體就說;那個是八家將,明明就是陣頭中的「神轎」他也能說是八家將,媒體工作者要負相當大的責任,因為他們的不懂,造成社會持續對於八家將有很大誤解。就今年來說,曾上過社會版新聞的媒體工作者把它報導為八家將販毒、八家將持法氣鬥毆、八家將作為掩飾進行偷竊、很多我持續追查,根本沒一個是與八家將有關的,因為很多人只知道廟會陣頭,全部叫做八家將,這樣根本是侮辱了八家將了。 八家將它可是一門藝術,它需要正統的傳授,它有一定的表演程度,並非一些看著錄影帶學習就出門的那一種臭鹽仔能所相比的。台灣著名傳統八家將也很多,例如:振字輩的以及台中知名八家將團體法天壇,這些都是付出最多的人以及還有許多人,在為陣頭行走這麼多年來,他們付出相當大的心血,但是很多人一直還是把八家將當作是幫派的一種代名詞,在媒體工作者長期報導抹黑之下,也就是八家將即是黑的這種錯誤觀念。其實廟會陣頭會無法讓人接受之因,其中莫過於幫派容易侵入陣頭團體中,有些心術不正的人常常為了滿足自己幫派欲望,借由組織成本低結構簡單的會館來充當幫派使用,因為組織一個幫派真的不簡單,但是組織一個會館很簡單的,就是因為沒有一個法律規範讓有心人士,能利用簡單廟會會館團體名義進行違法幫派組織,有些人組織廟會團體,他可以花掉幾百萬元,這些不是那種一心想要藉由會館來壯大自己的人能比的好的,優質的廟會很多,台灣四處都有,因為人們的不了解,持續讓廟會陣頭文化繼續在低層生活。 但是慶幸;有很多人不畏別人眼光,造就現在台灣傳統陣頭文化。我向各位認真造就台灣廟會傳統文化工作著者,獻上十二萬分感謝,感謝有你們持續付出,讓這種屬於真正台灣本土的活動能夠持續生長。要如何改正社會觀點,首先要先去了解他的用意,好的團體很多,但是壞的也是存在的。在好壞之間,我們要有共識讓破壞這個團體的人滾出陣頭界,就好比職棒裡頭有人簽賭,但並不代表所有人都做假,好的陣頭要繼續發揚光大。 八、報紙報導真的嗎?是誤解吧?! 報導一:吸收中輟生練八家將暴力討債 〔記者阮怡瑜/員林報導〕彰化縣田中鎮章邑元帥堂堂主應昌儒長期吸收中輟生加入並訓練成為八家將,私下卻利用成員暴力討債,田中警方今年1月破獲該暴力集團,彰化地檢署26日將應某與9名成員依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提起公訴。 檢方起訴指出,應昌儒(24歲)與開設地下錢莊的男子陳秋鈞(34歲)合作,陳某自稱是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其實卻放高利貸,一旦債務人還不出錢,應某即率領旗下八家將成員以言語恐嚇、毀損車輛、噴漆、打人等方式暴力討債,被害人若開設商行或診所,應某就率眾登門坐等,讓店家無法做生意。 起訴書指出,應某旗下八家將成員約10多名,對外雖宣稱協助中輟生並發揚傳統文化,但私下卻帶著這群孩子四處為非作歹,暴力討債及圍事範圍擴及台中、彰化、南投、雲林、嘉義等地區,且中輟生常視「需要」號召其他中輟或翹家學生打群架,最多曾號召上百名學生準備與另一團八家將打架。 檢方調查發現,曾有一名國中生為脫離該組織,卻遭應某率人在校門口圍堵並打傷,該生被送醫後,應某還在醫院打傷被害人親友,行為相當囂張,依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將應某等人起訴。 報導二:八家將官將首 代表神明座前護法 2007/11/18 張子銘 79名八家將成員,涉嫌吸毒遭逮,看在老一輩的八家將師傅眼中,相當痛心,師傅說,八家將代表神明座駕前的護法,相當神聖;早期加入還有道德、品性要求,身上不能刺青,也不可以有前科,沒想到卻成為少數幫派份子,吸收年輕人聚眾的方法,更痛心有人欺騙青少年吸毒才容易起乩。民俗技藝八家將,官將首,成員身穿神將法衣、頭戴手持短槍、法器,嘴上還得咬著獠牙,扮演著神明陣前護法,開道引路。老師傅說,八家將是由大陸閔南一代傳來,在台灣衍變出具表演性質的官將首,但同樣代表神明,禁忌和要求其實相當嚴格。中邑福興會會長阿弟:「八家將的人一定要靜坐,還得坐上七七四十九天,還有生辰八字和神明的認同。」 早期加入八家將,還必需要求品性操守,身上也不得有任何刺青;在出團前,還必需齋戒禁欲,並取得神明同意,原本神聖的表演活動,沒想到卻成了部份幫派聚眾結黨的方式。中邑福興會會長阿弟:「就會成群結黨,每天想打架,就會交到一些不好的朋友,就會去碰到一些毒品,或是沒錢就跑去搶。」團長說,他們的成員也曾參加過電視劇演出,旨在勸人為善,團員都得接受戒律,不得打架鬧事,更別說是吸食毒品,希望不要再有八家將少年被蠱惑,更希望社會大眾不要被少數不良團體誤導,對傳統的優良技藝,留下了錯誤的刻板印象! 報導三:八家將吸毒 領導者方式有偏差 2007-11-19 自由報訊 【台北訊】台中市警方查獲「八家將」成員吸毒、加入幫派等案件,引發社會關注,台東大學研究民俗藝陣的社團「神將藝陣研究社」表示,「家將」成員偏差行為與家將主事者帶領方式有關,加入家將藝陣的年輕人出發點也有不同,外界不應以偏概全。 台東大學神將社長方韶農接受訪問表示,有些家將團體主事者心術不正,為充門面,廣召中輟生、不良少年加入,造成家將成員聚眾滋事、無法約束的情形。 方韶農指出,其實八家將表演要求非常嚴格,除口不可言、手不離寶(兵器)、甲不離身,指導老師也要求他們在日常生活中嚴守紀律,禁止打架滋事、飆車吸毒,這樣才能展現家將神聖性,達到除魔驅邪並警惕世人諸惡莫作的社教意義。 神將社創社社長戴瑋志也表示,傳統藝陣表演是無形文化資產,以傳承藝陣文化為號召,吸引同學加入,學習並欣賞傳統藝陣文化;神將社延請台東歷史最悠久、家將規矩最嚴格的「忠合宮」家將老師,指導社團同學操練家將陣法。 指導「神將社」家將操練的台東忠合宮家將會長許振興接受訪問表示,除約束神將社同學不能作奸犯科、注意自身安全,也要求他們要注意學業,並且要向家長報備;如果與其他陣團發生糾紛,要由會長出面協商處理,不能私自以武力解決。 戴瑋志說,神將社成立至今,曾獲邀參加聯合國60週年慶祝活動、表演家將藝陣;也曾獲邀至立法院、宜蘭傳藝中心及高雄市政府表演。這些具體成果也讓原本反對學生加入社團的學生家長認同神將社傳承藝陣文化傳統的宗旨和精神。 迎神八家將集體吸毒的社會新聞躍上報紙頭版,被請到警局的八家將少年,臉上未褪彩粧立刻引來貪婪的媒體,卻看不到少年的表情。然而只有一天的時間,新聞媒體「用完即丟」,八家將從重要新聞位置徹底退位,甚至完全銷聲匿跡。媒體聳動報導一天,八家將遭徹底汙名化,更多參與八家將活動的少年,無法為自己辯解。在濃濃裝扮下,始終看不到八家將少年真正的表情。 八家將原本是台灣民俗廟會活動的一環,具有豐厚的民間信仰傳承意涵。歷來八家將都是由年輕男孩扮演,在出場前得經過繁複的裝扮步驟。特別是八家將少年要花相當時間在臉上塗抹色彩分明的顏料,藉由嚴肅的彩繪象徵正氣。他們背著駭人的刑具大步行走,執行民間的善惡審判。只要他們出巡,街坊兩旁的善男信女會領著孩子跪倒在地,八家將少年為他們進行宗教加持,保佑全家平安幸福。大家敬佩這群少年,「扮神要像神」的理念,讓男孩得到社會肯定。 長期以來台灣的八家將一直是邊緣學生尋找精神慰藉的團體,儘管正規教育體制多半不予搭理,但八家將可以如此吸引未成年學生加入,其實是非常值得關切的教育現象。紀錄片「奇蹟的夏天」曾經紀錄國中少年沒有變壞的關鍵;有愛心的學校老師,為不愛讀書的國中孩子開發足球天地,更讓愛打球的孩子成為學校焦點,獲得肯定;八家將少年也想尋找社會認同,但即使不斷努力,卻敵不過外界一再將八家將與幫派、不良少年、中輟生劃上等號。 八家將團體為地方廟會提供宗教儀式與演出,更是個屬於年輕男孩的情感網絡。從虛擬的網路世界到實質的傳統廟會,不同的少年在其中尋找支持。在虛擬世界中,他們與陌生人進行真摯的情感交流,在陌生人的世界中尋找安慰,卻也因此遭遇性侵害、詐騙等犯罪行為。 反觀傳統廟會的支持系統卻非常真實,大家彼此叫得出名字,看得見面孔,更是相互稱兄道弟,無疑是一個溫暖的處所。與新興虛擬的網路空間相比,八家將為這群少年提供了實質的精神支援,屬於江湖上的兄弟情誼讓若干遭受家庭、學校遺棄的年輕男孩,有一個真正的家庭成員感。這種情誼,正好彌補了家庭與學校功能的不足。 虛擬世界可以靠著練功、寶物來獲得成就感;而正氣凜然的八家將令信眾折服,最是令少年心儀。平時他們是家庭、學校的邊緣分子,但是在迎神廟會活動中,八家將少年成為眾人虔誠膜拜的神祉。 獲得社會尊敬與信服的成就感,令學習挫折的少年離不開八家將,無法設防的幫派、毒品卻趁機上門,產生引誘。儘管只有少數八家將成員涉及吸毒,但媒體刻意放大、卻又戛然而止的報導手法,塑造出濃烈的煽色腥效果,已讓全台參與廟會活動的少年,集體蒙上一層陰影。 八家將遊走於現代與傳統間,現代八家將提供了打工、精神安慰、社區參與、朋友情誼等多項功能。八家將其實具有正面的勵志功能,「扮神要像神」,八家將少年也因此懂得分辨是非善惡。媒體不應只靠八家將犯罪販賣新聞,社區與學校更是應該努力扭轉八家將犯罪的刻板印象;此次八家將少年集體吸毒的單一事件,不能將八家將的正面功能,一併摧毀。 九、後記有感: 經過整整兩個半月的拜訪、蒐集資料、實地拍照,再利用繁忙家務之餘的時間整理消化,將一堆資料細心閱讀後,寫出我對屏東八家將的探索心得。這是一趟充滿新奇的探索之旅,深刻的感覺到;我們生活週遭有很多的人、事、物不能單單只看外表,有些人或許沒有光鮮的外表,但是只要你花一些時間與他們接觸、深談,你會發現他們懂好多喔!親自觀賞到八家將實地的表演,你會驚嘆台灣廟宇文化的美,原來美麗又令人感動的地方,往往隱藏在人們常忽視或忽略的地方。這一次的探索之旅是我的初體驗,或許文筆不是那麼的純熟,無法將這一份感動描述出來,只知認真的去了解;到底八家將是什麼?現在屏東地區八家將又是什麼樣的發展情形,透過阿海師不藏私的介紹,這一份熱心就足以讓我感激不盡,在開頭我甚至質疑我的學生為何沉迷八家將,而有點反感,現在也因為這一次的實際參訪,對於八家將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在課堂上和學生反而有了共同的話題,他更願意專心學習數學解題,其實收穫最多的當然就是我,透過這一次報導文學的練習,讓我覺得身為台灣人的一份驕傲,身為屏東人更是一種榮幸,台灣很美;屏東更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